主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资讯 >

网易内部不再以“哥、姐、总”相称,“去总化

网易内部不再以“哥、姐、总”相称,“去总化

2020-09-16 11:17   来源:泰山管理学院   次浏览

泰山管理学院

作者:王涛

来源:中外管理杂志(id:zwgl1991)

企业内部沟通用昵称,有利于推动扁平化管理,从而让内部上下级沟通变得更加流畅和高效。

9月1日,网易发布通知,倡议在内部沟通中去掉“哥”“姐”“总”等称呼,改用昵称代替。网易员工自9月1日中午12点起就可以登陆内部系统申请昵称。据悉,在开放申请后,网易员工一拥而上登陆内部系统,抢注自己喜欢的昵称,“富贵”“二狗”等昵称被抢注一空……

虽然网易倡导的是“昵称”,但类似的“花名”文化在互联网公司流行已久。最典型的就是阿里巴巴,公司内部实行以武侠文化取花名,像“风清扬”马云、“逍遥子”张勇等。无独有偶,今年5月份,广西彰泰集团发布了一则关于内部称呼“去总化”的倡议通启,发起了一场由上及下的“改名运动”,集团倡议在日常内部沟通时干部称呼“去总化”,亲切称名字。此外,腾讯高管和许多外企也多习惯以英文名在内部沟通。

那么,首先该如何看待网易这一倡议?为何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倡导用昵称?这样做能给公司带来哪些好处,或者说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?倡导的背后是否反映了企业在管理中存在某些问题?为何一些企业会在意这些“细节”问题?

1.去“总”化不新鲜,“去中心化”才是趋势

王吉鹏表示:首先这个事情不新鲜,联想集团很早之前就推行去“总”化,比如: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要求员工称呼自己为“元庆”。后来传到互联网企业,它们刻意推动了这么一种文化。之所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效仿,构建平等、坦诚的沟通氛围是其次,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有趣,而且昵称比较好记,不会像正式名字那么严肃刻板。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深层次的意义,也可以说是互联网时代,大家都在倡导自由、平等的价值观,企业在管理中,也在追求以人为本。

如果说是这样做的好处,从长远来看,假以时日,它会在在公司内部形成一种氛围,原来的层级关系将逐渐弱化,有利于推动扁平化管理,从而让内部上下级沟通变得更加流畅和高效。只是在推进过程中,肯定有人习惯,有不习惯,有人接受,有人不接受。但随着推进的深入,这种氛围会培养起来。至于氛围培养起来之后,它是否真的能激发出员工的创新动力或者是辐射出什么能量。这个很难说,因为每个企业面对的问题不同,需要看各个企业的现状。但是总的来说,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的特征跟企业未来管理趋势可以说是一脉相通。

至于倡议背后是否反映了企业在管理中存在哪些问题,王吉鹏认为跟公司存在的问题没有关系,就是领导者头脑一热的决策,这个没有必要给它赋予太多的意义,就是领导者的一个偏好而已。

2.沟通用昵称,更适合互联网企业

客观来看,做这种倡议或要求的公司其实并不多,王吉鹏认为,主要原因是:倡议用昵称,去“总”化,更适宜那种追求创新、追求高绩效团队,特别是年龄结构偏年轻化的互联网企业。

这种使用昵称去管理细节性问题的方式,之所以更适合互联网企业,是因为他们大部分工作是平行开展的。如编程开发,团队都是技术员,它不是通过命令来推动,而是通过技术来串联的。当然,这种平等、轻松的氛围对于每个企业都很重要,只是在互联网企业内表现得更加突出一些。

但是有些企业不适合这种过于强调平等的氛围,而更需要强调权威性。

以国企为例,肯定不能这么称呼。国企的下面规模不大的三级、四级公司,可以对企业文化做点创新,但是这种昵称沟通,恐怕跟其他兄弟单位就很难相处,这里有集团文化的衔接问题。这类性质的企业与“去总化”的企业文化就不融合。当然,文化本身没有好坏之分。

其实这种昵称也只适用于公司内部沟通,对外沟通交流肯定不能这么做,举个例子,网易员工与客户恰谈合作事宜,网易来了三个人,一个高级副总裁,一个部门经理,一个员工,内部可能互相称昵称就可以,但是如果涉及外部的沟通,肯定不适宜这么称呼。

总之这种文化、这个方向是值得肯定的,但不是都应该往这个方向走,必须要考虑企业的实际情况,包括它所处的行业,公司的体制、机制,以及员工的状况等。

“我能感受到的网易的员工整体非常年轻,这就比较容易实施,但是在一些传统行业,员工年龄结构偏大一些的企业里,这种改变就很难推行。”王吉鹏如是说。

至于一些外资企业,多数直接用英文名称呼,这又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关。西方的民族文化就是这样,孩子从小就直呼爸妈名字,英文名没有上下级概念,它本身是一种“低权力距离”文化,而中国的文化本质上是一种“高权力距离”文化,如中国孩子从小就叫爸爸、爷爷之类。因此,科层制与中国企业的文化是适应的,像权威制、中央集权制都适合中国的文化。只不过在现阶段,强调是“现阶段”,可以去尝试一下管理的创新方式或手段。

3.简化层级、优化流程才是上策

如果一家企业想避免掉入大公司病的陷阱,那么,除了在这些细节上去做一些改变之外,还应该在哪些地方改善或发力?

王吉鹏直言,官僚主义和大企业病在全球都避免不了,但我们能够做得到的,一是企业尽量的简化层级,压缩层级。现在很多国企也在压缩自己,推进扁平化管理;二是流程要简洁高效,而且必须严格执行。

如果是正常的工作,为正常完成公司或组织工作而对员工提要求,就跟大企业病、科层制没关系,这是管理方法的问题。没有哪个民营老板会容忍三天还没做完一件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,他肯定会去优化流程,调整机构,甚至调整干部

总之,类似“总”的叫法,只有下级对上级的尊重,没有上级对下级的尊重。有些领导很喜欢这个称谓,把它作为个人权威的象征。殊不知,企业内部权威性,那是组织的权威,并非完全是某个人的权威,企业把职位分成了三六九等,没有把人格分成三六九等。因此,只有打造更平等、更融洽的企业文化土壤,才能更好地赋能企业茁壮成长。

更多好知识欢迎下载泰山管理学院APP学习,识别下方二维码我们一起进步吧。

APP下载二维码